德铭

画画的,写小说的

暴雨后的一小片晴朗
在你看不见的几万米高空
比地面大三级的风推着断线的风筝
拖着云
去向一个你不知道的地方
那里的人身上披着荆棘
心里含着糖

昨天录制我的个人采访,当小余问我十年后的自己时,我脱口而出的是:“我希望那时的我和现在身边的所有人不再联系,我希望那时的我脱离目前的所有关系。”然后我就被我自己的话吓到了。连我自己都没有发现,这么久了我已经对周围的人们的态度成了这个样子,每天都装作玩的很好的样子已经成了习惯,要不是自己脱口而出的真实,我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如此失望。之后的下午一直在想为什么会这样。我做了什么。
一凡过来问我怎么了,我告诉他我的想法和问题,他说:“你军训时对我说的一句话我到现在还记得,那天下午你在宿舍说“如果你周遭处境不是很好,人际关系出现问题,那么努力把自己变的更好肯定是是没错的。”我不知道你这两年经历了什么,是什么把你变成这样,我希望你能变的更好。”
我在听到那句话时哭的停不下来,墨镜没有让任何人看见我的眼泪,是什么把我变成这样,周遭的人们,功利,势利,不屑,自私,狂妄,心机。还是我,躁动,虚荣,沉默,不做理会。
小余问我三年来认识了哪些人,交到哪些朋友。我说,我曾经拥有过,后来我退出了。到底是谁先离开的,又是谁进来的我不想再想。我退出了。
我想退出现在的所有关系,然后去孤岛上抓一个黑人取名星期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