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铭

画画的,写小说的

如果你一天都没有遇到开心的事 那么想在今天的结尾告诉你 还有我爱你💛🌙

认识你的的一百种方式2
高中毕业,拒绝了好友去西藏旅游的邀约,我跟团来到了尼泊尔,飞机汽车的轮番倒让我疲惫不堪,到了地方已经是下午快傍晚了

我躺在宾馆的大床上,转头拿起手机给父母报平安。

导游晚上订了饭店带我们一起吃个饭,也算是一局颠簸下来,慰劳一下我们大家的胃。

躺下没多久就又要爬起来去下面大堂集合,我换了身较为得体的衣服下了楼。导游和其他人已经在等了。见我过来也都纷纷上了车,我最后上的车,所以坐在第一个。我戴上耳机靠在窗边睡觉。

到下车的时候我还睡着,是同行的一个姑娘拍醒的我,她是除我以外最后一个下车的,我大梦初醒眯瞪着眼睛说,到了?

她看着我,就剩你一个人了,快起来,又想当迟到的那个啊。

我连忙起身,和她一起下了车。天色真美,沉沉的蓝色,这样的天色只有十分晴朗的傍晚才有,一行人早就进了饭店,只有我和她在最后姗姗来迟。

你一个人啊?没和朋友出来?我对着旁边的她问到。
对啊,你不也是一个人嘛。她如此说。

吃饭时我们没能坐在一起。也没说话,我着实是饿坏了,也或许是他们这里做的东西太好吃,一阵狼吞虎咽风卷残云过后,我开始仔细看看这家店的装修布置,很好看,各种雕刻的图腾,和附于地域特色的梁柱,明亮的白炽灯暖暖的光让人有些想恋爱的感觉,转过这个走廊,直对着一个阳台,我走出去,月光清冷且微亮。
晚风吹过来的香气,让我目光追寻,转头看向另一个阳台的她。我想打招呼,却发现自己还不知道她的名字,此时她却目光转向我,对我耸肩微笑,然后就转头进了屋子。

饭局过后还早,我们选择走回宾馆,他们三五成群,而和我同行的那也就是她咯。我问过她的名字,和她之前的一些经历,一路人群熙攘,她也就在我身旁或前或后,路边摊贩的灯光照在她脸上,那时候,我感觉我好像恋爱了。

认识你的一百种方式6
分手后第一天,我并没有像那些无趣的人在家里自暴自弃,或是一个人做之前和你一起做的事,我知道那会让我更难过,所以我只是一个人做了我们俩曾经一起的那些事,游戏机第一次单人玩:自己做饭总是很慢很无趣很难很难吃:我并没有享受一个人看球没有人和我抢遥控器的时间:洗漱的时候也不会帮你的牙杯接好水:出门买东西也是速战速决,不会到处逛:家对面的咖啡店里我还在尝试习惯你喜欢的卡布奇诺,尽管那甜的我皱眉。

是的我的确做了我们曾一起做的事,其实我还不如在家待上一天,我成功的让我难过了一点。

今天周三,曾经每周三的夜宵我们都会去两个街区外的火锅店吃上一顿,然后再去海边散步到天亮。

没错我现在就在火锅店,。当初在一起后发现我们都爱吃辣,就经常来这里吃,这是周围离家24H的火锅店里比较好吃的一家了。过去,每周三的晚上十一点多,我们都会从家里出来,到这里吃一顿夜宵,再一起去海边喝酒看星星,散步到天亮才回家睡觉。是的我就坐在这里,服务员站在我的旁边,笑容可掬,我点了我们每次到这来必点的菜,看起来很多的样子,其实确实很多,服务生以为我是两个人吃,便拿了两套餐具上来。我没有让她拿下去,这一套七块的餐具还送纸巾我付的起,就当做我花了七块钱买了一包印有火锅店logo的无限限量的卫生纸罢了。

我盯着锅里的红油让服务生把火开大,然后锅开了,我自得的笑了,好像是我的目光烧开了红油汤似的。我将她爱吃的菜帮她夹到她的碗里,我特意把那包七块钱的卫生纸收好,以免被油弄脏了。我吃了很多,早知道就不点那么多菜了,买单出来已经是夜里两点了。

和往常一样,我去了海边。红酒属于某种正式的场合的话,我更愿意将它定义为斯文败类一样的存在:白酒热烈的感觉像是一个戏剧性的英雄,对着月光吹着笛子,故作深沉老练:啤酒里上升的气泡,和亲和力满分的感觉,就像是花店里好脾气的老头,我并不想和某个花店里的老头散步到天亮,我只是喜欢海风中啤酒的味道。

那一段竹排栈道是我们曾经最喜欢呆的地方,最喜欢靠在那个拐角的栅栏等天亮。是的我在等天亮。如果天亮后我还活着,那就说明我一个人也可以过得不错。当然如果我死了,那就留给时间去说吧。

一瓶啤酒见底,我也远远看到那海平线的一抹红光。

这时候我身边站了一个姑娘,她看着远处问我,

这么早起来看日出啊。

而我给她说了我在这里写的故事,她听了后想安慰我,却被我拦住了。

好了,你不用安慰我,我没事,这些故事都是我编的,我没有前任,我没在半夜吃火锅,也是第一次来这海边散步到天亮,不过如果你愿意的话,我们可以让这个故事真的来一遍,只是别让我一个人再做这些事。如果你愿意的话,那么我们今晚去一起吃个夜宵怎么样?